心之所向 无畏无惧

——

木青

90后新娘跟妆师

木青
新娘跟妆师

婚礼仪式当属漫长一生中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,为了在婚礼当天将自身最圣洁的一面呈现,许多新娘子力求完美,在婚礼当天需要更换中式秀禾、西式白纱、中式敬酒服等多套不同风格的礼服,妆容也需要与之一一搭配,由此衍生出了一个新兴职业:新娘跟妆师。

木青

98年的小女孩——木青便是其中一员。令人惊呼的是,年仅20岁的木青已经在新娘跟妆行业从事了4年之久。和大多数小女孩一样,木青从小就爱美。在此之前,木青追求美的方式仅限于买套新衣服,偷偷用妈妈的化妆品对着镜子一顿胡乱涂抹。

全新的热爱

从小就因为身体素质差时常生病,加上学习成绩并不喜人,木青考虑再三决定放弃摩肩接踵的阳关道,而是选择一条人烟稀少的独木桥。在进入周鼎化妆造型机构接受系统培训的时候,青涩的女孩儿只是抱着「寻一门手艺为求生计」的心态,未曾想到,在学习基础妆容的时候,木青便爱上了这种和美打交道的形式。原来单单一只眉毛,经过悉心修饰,也可以带来视觉上的享受。

木青

真正善待自己的方法不是偷懒,不是耍小聪明,而是热爱你正在做的事,享受与它相处的每一刻。木青为谋求生的技能变成了她全新的热爱,在培训期间,她时常为了妆容的一个细节反复修改至凌晨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:“如果作品不是近乎完美,我是羞于展示给别人看的”,也正是这股和自己较真的劲儿,经历了短暂的过渡期,木青也竖起了老师的招牌。

满腔热爱终会来带惊喜

金九银十是婚礼圈所谓的「婚礼季」。从八月底开始,木青的发条就已经上紧了,连续两个月,这个小女孩儿都没能睡个好觉,通常是结束这场就要慌忙和新人告别赶往下一场,高铁、飞机、汽车,木青拎着专属于自己的化妆箱辗转于城市的各个角落。

木青

大约在婚礼前一周,新人会带着礼服和首饰来周鼎定妆——为了提前确定婚礼当天需要搭配2-3套礼服所对应的妆容,通常这个过程需要持续4-5个小时。木青需要在新人到来之前将所有化妆品打开盖子铺在化妆桌上,方便试妆的时候快速选取自己想要的颜色。在正式试妆之前,木青一般会花费半个小时同新娘沟通喜好。定妆过程中,木青需要做的不仅是妆容上的打造,针对配饰以及服装的搭配也需要给出专业性建议。

木青

工作常态下,木青会在婚礼前一晚向新娘交代好注意事项,并在婚礼当天早上四点左右出现在新娘休憩的酒店,摆好「装备」等待新娘洗漱,直至下午三点左右宾客全部离开,才算是完成任务。在这个长达近12个小时的过程中,木青为保证新娘出现在众人眼中时刻耀眼,必须紧跟在她身边补妆。

木青

满腔热爱终会来带惊喜。因为新娘跟妆极易在婚礼当天出镜,为了避免拉低照片质量,使得画面更加和谐,木青总会根据婚礼风格、新娘造型搭配自己当天要穿的服装——纯中式婚礼搭配汉服;新中式婚礼搭配中山装;西式婚礼搭配现代装...没人要求木青去做这些,她只是想为这份热爱填筑一些带有木青色彩的元素,好让这些过程更加刻骨铭心。

人世间这么多充满爱意和尖叫的舞台,木青从未作为主角登台,但在舞台旁侧,你永远能找到同样热泪盈眶的她。

幸福注入留白

木青病倒了,她不记得具体是在那顿饭后胃部开始抽搐,也不记得是在哪个凌晨为了多睡会儿放弃吃早饭而头晕目眩,她只记得在住进医院的前几天,分泌过多的胃酸在身体里造作,无法进食,无法入睡,连工作都无法正常进行的时候,木青选择放下化妆刷去看病。

木青

严重的胃病让木青不得不住院调理,身体在病床上,心思却始终放不下——木青本来约好试妆的新娘,只得改期。“这是她人生中的大事,我不想因为自身的原因影响她的进度,将心比心,尽己所能做到最好,”话虽如此,但木青的脸上还是写满了懊恼,可能是在怨自己身体不争气,可能是纠结于没能找到满意的解决办法。总之,她能做的就是不再让这种事再次发生——尽可能好好吃饭,保证睡眠,这是年仅20岁的木青为这份热爱能做出的最大保证。

木青

目前,跟妆行业的主力人群就是像木青这样20多岁的女孩子,她们或是求学无路,或是渴求改变,或是像木青这样——为了生计,她们从步入这个行业后,便将自己交付给了这项满载荣光的事业,收集陌生的幸福,注入有所缺憾的青春留白。

木青

木青曾向自己许下一段青春——用来奋不顾身的朝着一个目标狂奔。那肆意勇敢的模样,任由何时想起来都觉得无比漂亮。

,女人喷液抽搐高潮视频,